•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
  • 聽新聞
    放大鏡
    一號難求?債務人的電話號碼竟成了賺錢工具
    2022-11-24 09:25:00  來源:檢察日報

      

      2022年8月,劉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在通州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案情介紹】2021年2月,劉某瀏覽討債QQ群發現,群內催債人高價求購債務人的手機號碼(已知債務人姓名、身份證號碼信息)。劉某從中發現商機,為獲取非法利益,其從網上尋找能夠獲取個人信息的“查詢人”,這些“查詢人”是互聯網上的“專業人士”,可以通過爬蟲技術掌握所需要的公民個人信息。劉某在催債人和“查詢人”之間充當中間商,在討債QQ群內獲取大量“姓名”“身份證號碼”個人信息后,在“查詢人”處以低價獲得債務人的電話號碼,再將該電話號碼高價轉賣給催債人,從中賺取差價。

      北京市通州區檢察院刑事檢察部門在受理劉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后,逐條梳理劉某的微信、支付寶、銀行賬單等記錄,對劉某手機中存儲的大量公民個人信息進行甄別、篩選,并邀請專門機構對重復的公民個人信息進行刪除。最終認定,劉某手機中存儲的向他人出售、提供的公民個人信息達2.6萬余條,獲取違法所得7.8萬余元。

      該院刑事檢察部門認為,劉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行為可能造成侵害公益的后果,于是將線索移送本院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公益訴訟檢察辦案組通過縝密審閱刑事卷宗、查詢法規資料、詢問當事人,初步確認劉某不僅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和隱私等人格權利,相關信息還可能被非法利用滋生詐騙、非法討債等次生犯罪,具有危害群眾人身、財產安全的潛在危險,劉某除應受到刑事處罰外,還應當承擔相應的公益損害賠償責任。

      今年1月29日,通州區檢察院就該案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主張劉某在國家級媒體上賠禮道歉、刪除其非法持有的個人信息數據并賠償損害7.8萬余元。8月2日,法院依法開庭審理本案。庭審中,劉某積極悔罪,表示愿意承擔全部公益損害賠償責任,與通州區檢察院就公益訴訟部分達成調解。劉某親屬及公司領導均來到庭審現場,在痛心其違法犯罪行為的同時,表示會接納、引領他重新步入正確人生軌道,積極彌補社會公益損害。

      “通過這段時間的認真反省,本人深刻認識到這種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不法行為對社會的危害,特在此為那些受到侵害的被害人致以誠摯的歉意,并保證絕不再犯”。8月18日,劉某在國家級媒體上公開發表《道歉聲明》。同時,劉某通過親屬繳納了全部損害賠償金。

      【評析】通州區檢察院針對劉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侵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秉持“全面守護社會公益”檢察理念,積極回應大數據時代社會公眾對于個人信息保護的訴求,及時啟動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程序。持法之利劍,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損害社會公益的行為堅決說“不”,以公益訴訟檢察筑牢個人信息安全法治屏障,并切實發揮法律的教育、引導作用,實現了檢察辦案政治效果、社會效果、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

      一是充分發揮一體化辦案的“檢察優勢”,全面打擊。通州區檢察院刑事檢察部門與公益訴訟檢察部門保持緊密協作,橫向融合、縱向貫通。在個人信息保護法明確將個人信息保護納入公益訴訟檢察法定領域后,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及時與刑事檢察部門溝通,增強相關案件線索的審查移送能力。在發現劉某行為可能侵害社會公益后,刑事檢察部門及時將案件線索移送公益訴訟檢察部門,保障了證據的及時補充和公益訴訟案件辦理質效。同時,刑事檢察部門和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干警充分發揮業務專長,共享證據材料,確認案件審理重點,共同研判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損害基數,聯合詢問、訊問案件當事人,最大化鞏固關鍵證據,為后續法庭審理時的舉證質證打下堅實基礎。

      二是積極尋求多角度“外腦智慧”,全面推進。通州區檢察院采取多種方式推進案件辦理精細化。如召開法律適用問題座談會,全鏈條模擬案件提起訴訟的各個環節,對個人信息保護領域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提起條件、刑事與民事責任的追究、訴訟請求的可實現性及訴求損害賠償后的錢款管理使用問題等進行研討;提請專家書面論證,對訴訟請求是否可以依據民法典第1182條及賠償損害的適用條件、計算標準和賠禮道歉的方式、范圍等進行深入研究,聽取法學專家、實務專家等各界聲音,為案件順利辦理并達成調解提供重要支撐。下一步,檢察機關將對賠償款的管理使用開展進一步研究,以期更好維護社會公益。

      三是深度解剖各層次“違法行為”,全面認定。公益訴訟檢察辦案組在案件辦理的同時,積極開展課題研究,對于個人信息的類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違法行為的認定、損害的認定等展開探討,以理論指導實踐,精準提出訴訟請求。同時,開展同類案例研判。經以“個人信息”“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等關鍵詞在裁判文書網檢索,辦案組發現180余件同類案件,逐案查閱后發現,各地檢察機關對于損害賠償的計算依據在違法所得與非法盈利間產生爭議。劉某也辯稱其違法所得7萬余元中包含向“查詢人”購買信息的成本,其純獲利為3萬余元。辦案組經綜合審查,明確法律參考,認為以全部違法所得認定劉某賠償數額,是對其違法行為的完整評價、對被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完整保護;以純獲利數額進行計算,則是對其非法購買、獲取個人信息行為的默許,最終確認以7萬余元認定劉某賠償數額,全面嚴懲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違法行為。

     ?。c評人: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助理魏婷)

    作者:簡潔 梁爽 魏婷  編輯:王子鈺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微博
    客戶端
    日本护士和病人A片一级
  •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