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
  •   “大爺,你只要投資我們‘悅跑’項目,保證五個月回本,五十周連本帶利三倍回報?!?/p>

      “這么高利息,不會騙人吧?”

      “這項目就是我表哥在負責,你放心好了,我們這投資的是“能量盾”,是虛擬貨幣,發展勢頭很好的,你看我自己和家里人全部都投資了?!?/p>

      “那我也投點,你幫我操作吧?!?/p>

      這種打著虛擬貨幣旗號的高息返利投資,真的可信嗎?本網邀請太倉市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主任潘永峰來聊聊虛擬貨幣背后的傳銷騙局。

      蘇檢君:這個傳銷騙局當時是怎么案發的?

      潘永峰:這個案件發生2017年,投資平臺在2017年8月崩盤了,投資者一直在和“悅跑”項目太倉地區負責人陳某追討資金,一直追討不回后,在2019年底到2020年初,受害人陸陸續續向公安機關報案。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幾位特殊的報案人,她們的平均年齡已經70歲,因為投資了 “悅跑”項目,被騙走了共計12.5萬元的養老錢。這個騙局中,老年人受害者占了近三分之一。

      蘇檢君:能詳細介紹下“悅跑”項目和“能量盾”嗎?

      潘永峰:“悅跑”項目本質上是打著虛擬貨幣幌子的傳銷騙局。該項目在太倉宣講時,宣稱“悅跑”公司總部在新加坡,運行中心在杭州,背后有三億人民幣托管,旗下有六大運營板塊,發展勢頭強勁,鼓動投資者在“悅跑”APP里購買名為“能量盾”的虛擬貨幣,聲稱“能量盾”將來會在公司運營的六大板塊內流通使用,宣稱投資購買“能量盾”保證五個月回本,五十周連本帶利三倍回報。然而,一切其實只是編造出來的話術,該項目沒有任何實體投資、經營活動,只能依靠不斷發展下線維持平臺運轉。

    陳某最初一直如期返還投資人收益,騙取投資人復投

      蘇檢君:那這個“投資項目”是怎么返利的?

      潘永峰:投資者需要下載“悅跑”APP,以50元/個的價格向平臺或者平臺會員購買平臺上名為“能量盾”的虛擬貨幣,至少需要購買100個才能獲得入會資格。購買“能量盾”后,平臺會額外贈送兩倍數量的“能量盾”,“能量盾”一開始都處于封鎖狀態,每周可以釋放固定數量的“能量盾”,一般是所購買的“能量盾”數量的6%(不涵蓋贈送數量),被釋放的“能量盾”將由平臺或者其他會員按照原價回收,等到“能量盾”全部釋放完畢后,投資者相當于連本帶利拿回了三倍投資額。

      蘇檢君:這個項目有什么比較典型的傳銷特征嗎?

      潘永峰:有的,這個項目設置了“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兩種返利模式,每周固定釋放6%的“能量盾”屬于“靜態收益”,如果想要更快獲得返利,則可以通過“拉人頭”的方式加速釋放“能量盾”,只要推薦他人投資“悅跑”平臺,便能縮短“能量盾”釋放時間,發展的人數越多、支線越多,推薦人的“動態收益”也越高,這種“拉人頭”方式其實就是“龐氏騙局”的典型特征。

      蘇檢君:這個案件傳銷層級、參與人員共有多少?

      潘永峰:這個案件的主犯沈某糾集陳某等人,共發展了37名下線,層級最多達到7層,傳銷活動參與人員繳納的傳銷資金累計達296萬余元。

      蘇檢君:沈某與陳某有什么關系嗎?陳某是否也是被騙了?

      潘永峰:主犯沈某是陳某的表哥,2017年1月,陳某接到了表哥沈某打來的電話,稱手里正在做一個名為“悅跑”的項目,投資回報很高,邀請陳某前往其在杭州的公司詳細了解。陳某本來是一家保險公司的工作人員,在了解完“悅跑”項目運轉模式后,她就知道這是一場“龐氏騙局”,但是她以為表哥會在爆雷前通知她,想在平臺爆雷前大賺一筆,于是成為了沈某的下線,并以“太倉地區負責人”的身份對外宣傳“悅跑”項目。

    接待信訪當事人

     

      蘇檢君:傳銷人員最初通過什么方式吸引了投資者?

      潘永峰:傳銷人員陳某一開始主要是在親朋好友等熟人之間推銷這個項目,等到宣傳開后,又在酒店舉行了宣講會,組織投資者去聽課,還在太倉租了個辦公室,用來專門接待投資者。

      蘇檢君:為什么很多人愿意投資這個項目?

      潘永峰:大多數投資人主要還是被高額利息所吸引,加上是熟人的推薦,沒有產生太大的懷疑,很多投資者都是中老年群體,被虛擬貨幣的噱頭所唬住,相信了短期內就獲得高收益。少部分投資者察覺到不對,但以為自己能夠在前期賺到錢后及時抽身,也就是所謂的“割韭菜”。

      蘇檢君:“能量盾”實際上存在價值嗎?

      潘永峰:“能量盾”只是個虛擬產物,“悅跑”平臺爆雷崩盤后,“能量盾”就沒有人回收了,沒有任何實際價值。

      蘇檢君:犯罪分子得到了什么處罰呢?

      潘永峰:被告人沈某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被告人陳某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沈某組織、領導傳銷案庭審現場

      蘇檢君:太倉院還辦理過打著虛擬貨幣幌子的詐騙案件嗎?

      潘永峰:我院辦理的黃某合同詐騙一案中,被告人黃某就是打著代購挖掘比特幣“礦機”、承接委托挖礦業務的名義,詐騙了想要進行比特幣投資的被害人共計93萬余元。

      蘇檢君:虛擬貨幣投資近年以來被很多人視為“暴富”手段,檢察機關有什么提醒的嗎?

      潘永峰:近年來,很多人都被“幣圈神話”所吸引,認為可以投資新興虛擬貨幣,賺取巨額收益,這也就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虛擬貨幣逐漸成為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的工具,帶來巨大的金融風險。2021年,中國人民銀行等多部門發布《關于進一步防范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明確虛擬貨幣不具有與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屬于非法金融活動,以及嚴厲打擊涉虛擬貨幣犯罪活動等。廣大消費者要增強風險意識,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對于打著虛擬貨幣幌子的高息回報“投資”一定要保持警惕心理,提高防范意識,別被幣圈神話沖昏頭腦,成為被圍獵收割的目標。

    (感謝太倉市檢察院吳玉潔對本文的大力支持)

    日本护士和病人A片一级
  •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