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
  • 聽新聞
    放大鏡
    江蘇檢察網 > 要聞 > 正文
    結婚14年他結了個“寂寞” 興化檢察建議堵住婚姻登記漏洞
    2022-09-22 10:19:00  來源:江蘇法治報

      □本報通訊員 戴平平 胡健華

      本報記者 郎建強

      “來,新人請看攝像頭?!彪S著高拍儀錄入人像,系統自動對人臉進行識別,比對身份證照片與本人是否一致。2022年9月5日,興化市檢察院行政檢察部門干警在對民政局結婚登記窗口進行回訪時看到,工作人員為一對新人進行資料審核、人像比對、指紋及簽字電子采集等操作后,當場頒發結婚證。

      “在婚姻登記審核環節加強證件審查,確保人證合一,可以有效避免婚姻登記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冒名頂替、偽造證件等情況?!迸d化市婚姻登記機關負責人介紹。

      結婚證維系著一個家庭的穩定,但有時申領不當也會給自己或他人的生活帶來困擾。

      1998年,24歲的小劉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卻遲遲找不到合適的結婚對象。當年3月,他經人介紹認識了來自云南某偏遠鄉村的女子阿燕,兩人年齡相當,又情投意合,相處一段時間后決定共同生活。但在領取結婚證時,他們卻遇到了阻礙。阿燕的身份證、戶籍資料未隨身攜帶,她與云南老家聯系后,由阿燕的姐夫帶來了蓋有村公所公章的《婚姻狀況證明》。1998年8月,阿燕憑著這張證明與小劉登記結婚。

      2000年初,生下兒子半年后,阿燕堅持外出打工,每年僅回家兩三天便又離開。直到2008年,夫妻倆大吵一架后,阿燕一去不復返,從此杳無音信。

      2012年,心灰意冷的小劉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但因無法提供阿燕準確的身份信息而主動撤訴。原來,小劉從未見過阿燕的身份證、戶口簿等身份證明,能證明她身份的僅有兩人登記結婚時的“婚姻狀況證明”,這一紙證明只記錄了阿燕的姓名、性別、出生日期、婚姻狀況及與小劉有無血緣關系等情況,沒有注明身份證號碼等關鍵信息,所以無法確定阿燕的具體身份。

      自己和兒子都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妻子卻蹤跡全無。這婚離不成就沒辦法重新組建家庭。小劉想了很多辦法,輾轉了很多地方尋找,都無功而返。

      時間很快到了2021年,當年的小劉,如今已成為年近半百的大劉。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與梅某相識并相戀,大劉有心與梅某結婚,安心過日子,但前段婚姻仍有法律效力,與梅某結婚的想法也只能是空中樓閣,前段婚姻成了大劉最大的心事。

      2022年7月25日,大劉向興化市檢察院申請行政檢察監督。

      “阿燕無從查找,不能證明她的真實身份。要打破案件僵局,也許可以從結婚登記材料入手?!笔芾碓摪负?,承辦檢察官到大劉所在的村委會了解其婚姻狀況和家庭現狀,向大劉詢問結婚經過及其真實訴求,到公安局、民政局等相關部門調取證據資料,并設法與阿燕“婚姻狀況證明”中所載的村級組織聯系,查明“阿燕”并非當事人真實姓名,而且結婚登記時“阿燕”所持“婚姻狀況證明”由“村公所”出具,根據當時的規定,婚姻狀況證明必須由鄉鎮級婚姻登記機關出具,所以這份“婚姻狀況證明”屬于無效證明。

      根據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聯合印發的《關于妥善處理以冒名頂替或者弄虛作假的方式辦理婚姻登記問題的指導意見》及相關法律規定,8月5日,興化市檢察院依法向民政部門制發檢察建議,建議撤銷“阿燕”與大劉的結婚登記。

      2022年8月16日,興化市民政局依法作出撤銷兩人婚姻登記的決定,并向大劉送達,由此結束了他長達14年有名無實的婚姻。

      興化市婚姻登記機關以此案為契機,改進工作措施,在結婚登記環節增加冒用身份登記提醒及相關法律責任告知,查實登記人員身份再予以登記,同時加大與檢察機關協作力度,建立信息通報、定期會商等制度,堵塞冒名登記的漏洞,及時打擊冒名登記行為。

    作者:  編輯:陳淼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微博
    客戶端
    日本护士和病人A片一级
  • <xmp id="sssq6"><table id="sssq6"></table>